实验室独家对话摄影师 Harry:不想当侦探的考古学家不是好摄影师

Harry-with-1

有时候真想像发表获奖感言一样感谢 Google  map ,感谢 Instagram,感谢微博,感谢各种图片与社交网站,因为托这个信息时代的福,一个猫本发烧友每天对地球对面那个巨大海岛的窥伺欲望才能得以成全。当翻遍各种影像里墨尔本与北半球永远截然相反的春夏秋冬之后,不出意外的,遇到了这位“觉得墨尔本与自己密不可分”的摄影师 Harry。

Harry 作为一个长居墨尔本的南京人,他对墨尔本的理解好像多了一点属于南方城市的特有的精致。他擅于将炫丽的色彩完完整整猎入镜头,融成沉着温情的影像;也热衷于呈现真实生活的本质,让每一个千变万化的瞬间在他的镜头中延续出生动的长度。他说如果不做摄影师,因为着迷于逻辑科学的理性魅力,他也许会从事侦探、考古或者植物学。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