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Vintage Fair 复古市集掠影

Vintage Fair

周六去参加了北京年度的 Vintage Fair 复古市集,在中华圣公会教堂里,排了两个小时的队。Vintage 有多种释义,广为流传的是复古、复古风、古着这三种解释。此外,Vintage 还有古董的意思,严格来讲,真正的古董应该叫 Antique,而稍稍近代的古董才称之为 Vintage,或直译为“旧货”更恰如其分。

虽然没有很明显的时间界限,但 Vintage 通常指1940年以后至1980年以前,保存良好的时代精品。讲得再浅显些,Antique 是博物馆里具有历史价值的珍藏,而 Vintage 只是制作精美的旧货而已。其实  Vintage 更通俗的意思就是“old”,它发源并兴盛于廉价的二手商店,却并不代表陈旧。它体现的是一种成熟的、历时不变的经典魅力。用一句大白话来说,经典的衣服就是过去能穿、现在能穿、将来还能穿的衣服。

(更多…)

Nickii’s day:愿君已放下,常驻光明里

nickiisday

Nickii’s day 是当然摄影作者Nickii 在当然上的原创图文专栏,这个系列最早从今年四月初就开始在当然主站和 当然图刊 同步更新,但到6月下旬之后小编就再没收到Nic的稿件,她个人的博客、微博也在差不多同一时间停止了更新。昨天却很意外的又收到了来自Nic的邮件提醒,时隔四个多月,我们终于可以再次感受来自她的温暖絮语。

最早看到Nic是在点点网,一个每天都以“保持爱你”和“影像日记”为标签发布摄影作品的小女生。她曾在Day14里这样写到“如果你是一封信/我就是邮差/你经过了我/却不是我的”,也曾在Day7里这样写到“回忆是件很累的事情/就像失眠时/怎么躺都不对”。但我其实更喜欢她昨天稿件里Day290引用的“愿君已放下,常住(驻)光明里”这一句话,也希望能把它转而赠送给Nic,不管什么事终究都会成为故事,希望你已放下。

(更多…)

给你点颜色•Color Run北京肆意色彩5公里

很有幸,在8月10日参加地球上最欢乐的5公里跑步。其实说是跑步,更准确应该是一场色彩party。很遗憾介绍人Fay总没法参加,只能留待下一次弥补了。

The Color Run™(彩色跑),同时也被称为地球上最欢乐的5公里,是一项推崇健康、快乐、彰显自我并回报社区的跑步活动。

与追求速度不同,在The Color Run活动中,彩色跑者得到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跑步体验。距离为5公里的The Color Run不计时,跑者每一公里都将经过一个色彩站,从头到脚都会被抛洒上不同的颜色。冲过终点线后,欢乐并没有停止。在终点舞台区将开始一场更加壮观的色彩派对,届时大家会一起把手中的彩色粉向空中抛洒,每个人都会像调色板一样色彩缤纷,这快乐又神奇的时刻将深深印在每个人的脑海里。

在现场时有的感受还不够那么刺激,回头看看照片,发现的确很多Moment都很值得铭记。

(更多…)

大雨中的张北草原音乐节,你去了吗?

刚刚在大雨中结束的张北草原音乐节,大家都去了吗?十分感谢在北京的亚飞同学冒着大雨特意前往张北音乐节,为当然的读者带来最原汁原味的现场图片。而当然联合云朵新媒体发起的图文征稿活动仍在继续,欢迎大家投递有关本次音乐节的摄影、文字作品。所有摄影、文字作品会在整理之后第一时间发布到当然或者云朵杂志,图文作品如被云朵杂志采用,即付稿酬!

(更多…)

一抹梵德两杯咖啡

“人生路上,你在找什么”,这是梵德咖啡的立店座右铭。作为一家专业的研磨咖啡店,梵德的扬名却不仅仅是因为极具特色的鲜烘咖啡与榴莲芝士,还因为这里精致、清新而又不失品位与风格的店内装饰。梵德的英文名字为Find,找寻的意思。试想一下,在繁忙的大都市、在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中、在每一个不安分的格子间里,如果还有一个可以值得去寻找的小店、或者只是一杯醇厚惬意的咖啡,该是多么让人兴奋的一件事?

(更多…)

来一碗粉

来一碗粉  ■ 插画、文/熊伟博

身为常德人是要提一提常德牛肉粉的。不知道诸位有没有吃过,您若是生长在南方,吃到的可能性会大点;要是生长在湖南,您一定吃过;如果您从小生活在常德,牛肉粉一定是伴你长大的口粮。

牛肉粉几乎霸占了常德人的早餐餐桌,即便不去粉店,每家每户早上也会自己称个几两米粉弄回家自己做,先把米粉放在水里面泡一泡,然后用手抓一把自己要吃的份量扔在沸水的锅里,用筷子在沸水里拨弄个十几秒就可以挑出来盛在碗里了,最后放上各种油码,便可美餐一顿。从整个过程可看出用沸水烫米粉这道工序很简单,即使小孩子做也不成问题,但要使米粉能让人垂涎欲滴,关键还是米粉上盖的油码,油码有很多种,除了牛肉,什么肉丝、肉片、红绕、红油、三鲜、炸酱、菌油、酸辣、卤汁、酱汁、蹄花、排骨、鸡丁、鳝鱼等等都有,这些个列举出来的是常见的油码,而我窃以为其实只要你想做什么码,几乎都可以做出来。

最有名的数牛肉油码,即牛肉粉。那么,来一碗吧。

(更多…)

短章

短章

文/苏小政

我等待夏天把我叫醒

偏偏迎来了风

忧伤成诗人的模样

越不过时光的腰间

涌满了爱情的潮水

要如何定义梦里的那条河流

总有一个怀抱朝我们走来

掺杂着浓郁的乡音

挤出了眼泪

而我却没能看清她美丽的衣裳

(更多…)

衡山

衡山

文/熊伟博

麦兄早几年前对我说,衡山是个坑爹的地方,哦错了,那时候还没“坑爹”一词,他的意思是别去那儿,又累又不好玩。他告诉我那是一次爬衡山看日出的活动,全班一起,最后日出没看成,只在半山腰大骂了一句“日”便悻悻而返。

好歹是南岳,没这么差吧。不过我听他话一直没去。这回五一因地缘去了衡山,没顾麦兄几年前的告诫。

山乃自然,于是那些凭借自身天然胜景闻名天下的大山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稍加规划游人便络绎不绝。至于自身山色稍逊的山,更多是通过后期景观建设和人文历史来吸引游客。旅游路线的设计者会设计许多曲折延长登山路的长度,增添情趣,并在曲折的中途设置若干景点,一是可以减缓登顶过程中的枯燥,二来供游客途中休息,三可收取一些费用。这些景点有些天然形成,有些是古建文物,但更多的是后来仿古新建的,立碑于其中,冠以一段无从查询的典故,让游人在嗟乎中油然而生敬畏,使弥漫在红墙琉璃瓦间的香火神秘难测。无论灵验与否,这些不痛不痒的香火钱是不会让登山者记恨此地的。

衡山属于上述的后者,山景一般,但因其众多庙宇吸引了不少游人前来烧香祈福。中途的景点大多是庙,自然风景居次要。

(更多…)

旅行的意义

旅行的意义

文/苏小政

读完诶文斯的《旅行的意义》已有许久时日了,拖了好久才记起来读完一本书后还是需要写点东西的。而在此之前,我个人关于旅行的意义的定义是不停下来的行走。我抱有这信念走了好多地方,而原本也正打算就此接着完成自己有关旅行的梦想。在此之后,我发现自己确实是少了些东西可以带在身上伴我前行。

你也那么爱过一个人,对吗?一定是这样的。你把他当作是生命所获最珍贵的赠予,并打算在余生为了他而奋斗。关于家庭、梦想,你一直是这样想的,你会把他当成是最大的梦想,你们因为相爱而选择构筑家庭,他已经成为你最重要的人,对吗?大多数情况下确实是这样的吧。

你们的日子也许平淡,也许富足。但至少两个人是相爱的,面对生活应该毫无孤独和恐惧了吧。另一半给予的力量,强劲且不可抗拒的。你们一起到过哪些地方?时间不够吗?金钱问题?思考一下。

(更多…)

记忆之城

记忆之城

文/刘怡辰

我的儿时、少年,都生活在我出生的地方。18岁时,我感到厌倦,于是我在报考单上填满了外地的大学,并最终如愿以偿。如今,每年春节我回家一次,这个我出生的地方成为了记忆中的城市,他有时令我深爱,有时令我着急,当我远离他的时候,我想念他,当我回来时,我又开始骂他,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座记忆之城还在老地方,每年一次的相见,让我感觉他既熟悉又陌生,既相同也不同。和我本人一样。

每一座城市都有他的历史愿望,在漫长的岁月里,河水带走泥沙,冲出支流,原本干涸的土地显现出新的绿洲,城市不断改变着地貌和自己的流向。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也在悄然发生着改变,也许个人命运和城市的历史愿望从来都是一脉相连,他有时可爱至极,有时凶险万分。

小时候我们都害怕那些企图让我们找到目标的人,比如老师。我们逃课、早恋、离家出走、第一次学会抽烟、咽下人生当中第一口冰凉的啤酒。多年以后,我们再也无法记起学校的围栏有多高,那个在我们生命里第一个路过的姑娘究竟长得什么模样,于是,在短暂停歇之时,我们努力回想,可越是努力去记就越是失落,以至于再也分辨不出,究竟是因为忘记了对方而努力思考,所以成就了最单纯的思慕;还是因为单纯的思慕,才忘记了对方。越是想得,越是不可得。

(更多…)

父母的电话

父母的电话

文/熊伟博

前两天妈给我打了个电话,告诉我她打算买猪肉,但村里人告诫她别买,因为死猪已经流到湖南了!妈说幸亏还有些腊肉,那就吃腊肉吧。她打电话是提醒我别吃肉,鸡鸭猪都别吃,其他的动物最好也别吃。这个通话时间不长,没有修饰,通俗几句,把老家那边城镇乡村居民面对社会问题时的各种形态都展现出来了。

去年钓鱼岛刚开始闹事的时候,妈打电话,说老家那边都传言要打仗了,人们很情绪化,爸每天都看新闻关注动态……挂电话前妈说了一句:”可怜那些年轻的士兵了。”

同样去年,十二月所谓世界末日前夕,妈电话里跟我说县城里大家都在买蜡烛,据说到时候会有三天黑暗。然后她补了一句”我才不信这些呢!”我知道她是在给自己壮胆。至于她有没有准备蜡烛,我不清楚。

(更多…)

纸袋

纸袋

文/熊伟博

拐过一个弯,看见地上的晨光。

他盯着我手里的纸袋,然后瞟了我一眼,从我侧面走到背后。他西装革履,和我一样,哦不,他比我更严肃。拐过弯,这是我第一个遇到的人。

之后陆陆续续有一些人,我与他们相向而行,他们都看着我手里的袋子,但我注意的是他们的脸。

晨光从我前方上空照过来,我喜欢这样的观测角度,因我看到的人罩上了光环,神秘浪漫,我因此看不见地上的污秽和人身的瑕疵。

(更多…)

在未来以前

在未来以前

文/苏小政

我十岁的时候就在想:作为一个热爱读书的人,我至少也要读个博士出来。这个想法贯穿了我整个中学时代。所有叛逆及类似的标签永远都不会被贴在我身上,在那时候我会被同龄人视作怪人,换成现在我来看,我也持同样的观点。自幼被冠上“特优生”的帽子不是一件麻烦事,我享受在满满的优越感里。毫不夸张地说,那时的我简直视除读书外的事物为粪土,我整天埋头苦读,走在路上也捧着书,坐公车也如此,吃饭、上厕所都离不开书。这在现在的看来,是变态的事,就连学校规定开卷考试的科目我都可以闭卷拿到第一。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