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写

乱,写

文/不二飞

时间过的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快。

2013年5月1日。我坐在图书馆一楼,为几天后的一场考试焦头烂额。整整四年,我都纠结在微积分这门课程中,烂死不活。也正因为它,我的毕业也充满了不确定性。倒数的日子里,迎接我的全是俯拾皆是的焦虑与烦躁。而苦苦支撑我坚持下去的竟然只是这么一句话:哪有什么成败可言,挺住意味着一切。

因了时间的冲刷与沉淀,被记住的总是那些我们愿意记住的人和事。太多细枝末节的快乐或伤感在不费吹灰之力间已变成一幅幅模糊不清的剪影,等待在某个不知会不会成行的聚会上变成口口相传却难辨真伪的片段

头顶是昏暗的灯光,前后左右都是各自忙碌的学弟、学妹。我摸出手机,给她发了一条短信。五分钟后,她回复了我。我知道,无论我们之间隔着多少足以从此山水不相逢的爱恨情仇,她都会回复我;我也知道,我永远都不可能再从她的短信上看到我想看到的内容、感受到曾经我个人专属的温暖。短信已经只是短信,像一记冰冷的耳光,偶尔出现,也只是为了提醒我、一切真的都回不去了。

继续阅读 →

原来时间是一场最大骗局

原来时间是一场最大骗局(《致青春》影评)

文/不二飞

(1)七年之后,郑微出现在林静读书的城市。

她以为等待着她的会是鲜花拥抱和一场终于可以从过家家落实到脸红心跳的风花雪月。当她在林静宿舍对着一个毫不相干的同学歇斯底里的时候,我深信,那一刻,她是真的心痛的。毕竟,当一个人把所有寄托都寄托于时间,又把所有时间都寄托于一个人时,她是脆弱的。或者说,当她选择用时间来证明或争取些什么的时候,也就默许了她势必要与时间来个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较量,而那些自知或不自知的举动或许可以战胜时间,却未必能料到时间最终带来的结果。而有结也未必就会有果。

(2)又一个七年后,陈孝正回到了郑微工作的城市。

似乎在我们举起酒杯对着母校大喊一声“Thank you fuck me!”的那一刻,我们已经开始了人生最初的苍老,当时间不再可以大把大把的挥霍,当我们不得不去接受生活中的聚散无常,甚至生死离别的时候,你还敢说,相爱就是无所事事的你情我愿吗?

继续阅读 →

查无此人

查无此人

文/不二飞

    

童年只剩一张黑白的照片/提醒我在逃离保护以前/我有过一个简单/却又美好的世界/查无此人,他们说查无此人/青春只剩一段未完的爱恋/偶而像被风卷起的黄叶/落在心口上像一滴被忍住的泪……寄一份心情给久违的青春/想念那个敢爱敢恨的人/相信忠于感觉会快乐一些/宁可受伤不肯说谎言  ——— 陈小霞,《查无此人》

(1)他们说,查无此人。

在你焦急等待却只收到原封不动寄回的信那一刻,在你拨出号码听却听到空号提示的那一刻,在你绞尽脑汁想为一个名字勾勒出面容轮廓的那一刻,你知道,时间成了最大的骗局。

(2) 突然想到了我的初中三年,大概是我人生中最泛乏可陈的三年。

继续阅读 →

凌晨二点睡觉的人都会长命百岁

凌晨二点睡觉的人都会长命百岁

文/不二飞

(1)对于一个晚睡强迫症来说,手机有流量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五分钟前,我刚刚看完一部电影,还在回味周润发在电影最后那个意味深长的微笑。在我昏昏欲睡强打精神之际都不忘调侃文强小明神马的,在发哥泪眼朦胧的表情下简直都弱爆了。

两个小时前,我在微博写下一条留言:神说,要有光,然后就有光了。我以为同理,我在心里大呼一声”我要睡觉了”,就可以顺利装死过去。

三个小时前,我看完了另一部电影,然后就确信了这世界上确实有种演员就是单纯为卖肉而生的,比如杰森-斯坦森。从眼神千篇一律的锐利度来判断,杰森其实是从来没有放弃过演技这回事的,但是据说这个圈子里还有一个术语叫“用力过猛”。

继续阅读 →

那些年,四海升平

那些年,四海升平

不二飞/著

part.1写在清明节

(1)       有时候,我会突然记不起很多事情。

我记不起15岁时喜欢过什么样子的女孩,记不起在18岁时做过什么出格的举动,甚至我会记不起在20岁时有过什么惊心动魄的梦想。

那些想来原本应该让人面红耳赤的所谓的青葱记忆,根本不需要一个转身的动作就已经被时光漂白撕碎,丁点儿念想不留。

但我始终记得,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在每一个阳光穿过树叶缝隙的下午,在那些只有蝉鸣的无所事事的日子里,在涨满风与笑声的奔跑中,我们曾经那么肆意的可笑过,却也那么清澈的快乐过。

现在,我能想到最动听的句子无非是:那些年,四海升平。

继续阅读 →

没有过去的男人

没有过去的男人

不二飞/著

这是我喜欢的一位歌手最新出版的一本书的书名。偶尔,我还能哼哼出几句他那首我很喜欢的歌:有一个你知道的人来了又去了。

我是会因为一句歌词买下一盘cd,又会因为一段文字扔掉整本书的人。而我现在想说的想做的和这些都没关。

很久没有些日记了,这也是真的。我当初买域名,买空间,捣鼓wp,就是想有一个我自己觉得界面漂亮干净能让我随心所欲打理的地方,安安静静的写些东西,记录一些琐碎和喃喃自语。很显然,我还是没有养成写日记的习惯,甚至,像烂朽的文青一样,絮絮叨叨几句还要坐等情绪光临。

继续阅读 →

不是我为难你

不是我为难你

不二飞/著

 

你原以为只要跨过这一步,生命将有所不同,当跨过这一步,你或许就不是你,而是一个真正可以去冒险和犯难的人。

——— 《转山》

 

(1)三年前的夏天,天气热的一塌糊涂,我第二次高考结束。结果依然惨不忍睹。

填报志愿的前一天,我接到了一位在武汉读书的同学的电话,大意是来确定一下我要不要去武汉读大学的事。其实,说是大学,就是一间和武汉某知名高校合作的成人自考教育罢了。当时我有超过四位熟识的同学都在那间学校读书。

继续阅读 →

阿飞扯电影

阿飞扯电影-第一辑

 不二飞/著

《女朋友,男朋友》典型的台湾小清新,剧情可以在很多同类电影里找到影子,比如《蓝色大门》,比如《盛夏光年》。本片的导演曾参与创作《蓝色大门》,而张孝全就是《盛夏光年》的男主角。张孝全演的很卖力,遥想当年阮经天都凭借《艋舺》里的一个回头拿了金马影帝,张今年失意金马奖确实挺遗憾的。 继续阅读 →

三年

三年

不二飞/著

在我来图书馆之前,听到的是导员轻描淡写的噩耗:一大堆关于考证、考试、重修、毕业的絮絮叨叨;

在我拿出课本装模作样之前,看到的是表弟写得的一篇文章:他和一个女孩分分和和的故事,结尾还提到了一个时关三年的约定。

那个约定、那段文字都信誓旦旦,而我也丝毫不会怀疑他写下这些东西时的真心和态度,我甚至愿意去相信三年之后他还会一如今天写下这些文字时的笃信和勇敢。

因为同样的话、同样的故事我也经历过。在那个我们都以为自己拥有无限可能所谓可以任意犯错的年龄,轻率和轻信代表着一切。如何美好就如何残酷,如何绚烂就如何黯淡。但誓言却始终是明媚的。
继续阅读 →

电影无人生

电影无人生

不二飞/著

(1)
小时候喜欢看周星驰的电影。
因为还很小,对一切无所不能的人类和事物都抱着某种近乎痴狂的好奇。总幻想也可以像电影里的人物一样,在嬉笑怒骂间就可以改变世界或拯救人类。

在那个年龄,这和幻想世界应该是由巧克力糖果做成的一样简单纯粹、理所当然。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