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Reader之死:一些你要知道的事

谷歌的“春季的大扫除”收到了很多好评声,但当公司宣布将抛弃其旗下Google Reader,这个用于从网站聚合最新数据信息的服务时,全世界从事科技类工作的人纷纷愤然而起。令众多依赖于这项服务来为其新闻数据提供助力的网站担忧不已的是,谷歌的决定很可能让他们损失大量读者,以及相应的庞大广告收入。同时,用户们也在担心今后无法正常获取新闻信息。

谷歌在2005年推出了Reader项目。通过为用户提供免费服务,它大大削弱、并最终淘汰了其在信息聚合业务领域的有力竞争对手。而幸存的少数几家则也开始获取Google Reader账户,并利用这家搜索巨头的服务来处理用户的移动以及台式设备的同步数据。在当时,此项业务所需的服务器和储存器耗资可能高达每年数百万美元,因此也就为行业准入设置了极高的门槛。

Google Reader依靠的是一种大致可以被称之为“简易信息聚合(RSS)”的信息聚合技术,而实际上存在的竞争格式共有四类(三类RSS和另一类Atom格式)。在二十世纪90年代晚期,“推送”新服务通常使用专用服务器从新闻网站收集信息,然后将更新内容推送至用户计算机内的专用软件。这使得早期的互联网不堪重负,因为一出现更新,隶属同一个网络或互联网服务供应商的成百、甚至上千用户,每个人都会分别接收到相关的大量数据。类似的推送服务很快遭到禁止,到1999年甚至几近消失。

让用户挑选他们需要的消息,RSS利用这个方式巧妙避免了类似问题的出现。用户可以订阅某RSS数据信息,只需要该RSS添加到所谓的新闻阅读软件列表中,包括移动与桌面程序,以及Google Reader这样的网页应用程序。当发行者创建或更新一项内容时,他们的网站上就会自动更新聚合文件(通常会包含所有四种常用格式)。用户计算机上的软件通过“测验”来追踪是否有更新内容,拖动RSS文件与先前获取的副本进行比对,然后将改动内容高亮显示。(由于数据发布网站没有关于订阅用户的任何信息,用户同样可以随意选择放弃订阅;当用户将订阅信息从他的个人列表中移除,网站也就不能再发送数据骚扰他了。)

对发布者来说,谷歌(以及其它集成服务商)通过将RSS文件发出请求的数量减少,把整个过程处理得更加高效。如果有一百万Reader用户订阅了《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的主要信息,谷歌只需要发送一次请求取回文件。Google Reader用户再次登录谷歌网站的时候就可以收到时报更新的报道,或是依靠Reader更新的软件上的信息。这样一来,百万条订阅请求带来的负担就从时报转移到了谷歌肩上,谷歌也由此成为信息更新的纽带。(谷歌还同时攻克了大量技术问题以确保Reader为用户提供流畅的使用体验。)

数千万的网络用户借助Google Reader,和其它基本依赖于谷歌这个搜索巨头提供的信息聚合引擎来接收RSS数据信息。这乍听起来或许意义非凡,但事实上还有超过十亿人选择通过推特(Twitter)或脸谱网(Facebook)来获取他们想要的信息,这么对比谷歌的成就显然相形见绌。然而,开发出颇受欢迎的信息数据阅读器Net NewsWire的布兰特·西蒙斯(Brent Simmons)认为,相比推特和其它服务,RSS可以不经由任何媒介而将用户和网站直接联系起来。

中央政府和官方并未规定数据信息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展示,判断其中是否可以包含广告,或者要不要关闭一个数据发布商(除非该信息提供商宣告破产)。为第一代被广泛应用的RSS格式进行开发和推广的戴夫·魏纳(Dave Winer)在博客中表示,虽然谷歌成功地使Reader和RSS保持高度同步,但它的存在很可能彻底扼杀这个格式的有效性。 其他人的表现更为乐观。

为读者提供文章保留和无广告细读服务的Instapaper程序所有者马尔科·艾门特(Marco Arment),在他的一篇博文中写道,谷歌的退出可以为新创意的出现提供空间。谷歌的统治性地位阻碍了其他企业家进入这个市场,也阻碍了风险投资者们为那些试图叫板这家网络巨擘的后来者提供资金支持。谷歌的离去势必会改变一切。

不管怎样,众多开发商和软件公司随后便开始起草计划来帮助用户转而使用其它替代服务。一个比较受欢迎的点子是把谷歌的开发界面逆向设计,这样现有的用户软件还能正常工作。多亏了虚拟服务器和亚马逊(Amazon)、Rackspace和其它云储存,建立信息聚合所需的成本已经降至每年几千美元。不需要多久,谷歌遗留下的缺口就能由那些大有可为的后来者填补。

 

原载/《经济学人》杂志  Antonia_Nan/翻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