擀杖起艺:最寻常的食物和最不寻常的味道

Gan-zhang-qi-yi-1

关于中国人最普通的世俗生活和家常菜,张佳玮有过这样一段入戏的描述:如果满桌菜风骨倜傥、风味豪爽,那多半是手艺好的爸爸或妈妈露了一手;色调最温润、味道最淡、成色最厚的一般就是外婆菜。外婆们下厨,好比积年高手老江湖出战,已经过了跟你斗剑论掌飞沙走石的境界,讲究的是拈花一笑举重若轻。外婆们大多笃信天然,鄙视各类现成的调味品,比如味精。而那些长着家长里短样貌的食物通常也都有着最最原始的功能,以及最最本质的味道,它们无关美味,甚至无关温饱,即使俗不可耐,也都充盈着生活的温度和纹路。知道擀杖起艺正是由一瓶号称妈妈自制的辣椒酱以及一盒号称外婆自制的芝麻焦饼开始的。

擀杖起艺是一个意在发掘中国传统民间美食和人文故事的新生品牌,擀杖指的自然就是道地中国面食料理中最常见的擀面杖,如果你恰好生活在中国北方,一定对它不会陌生。在没有家用面条机和速食面点的年代,妈妈外婆们仅凭一段光滑的木棍就能变换出饭桌上三餐不重样的生活美味。从这根小小的擀面杖出发,擀杖起艺不仅自造最本质味道的寻常美食,也希望借由这些最普通的家庭食物,来讲述人与食材,生活与味道的厚重故事,以此去唤醒我们对于自然恩赐的感激以及对于过往生活的惦念。时间赋予食物以时间的意义,那些能够流传下来的寻常味道也一定都有着最不寻常的故事和回忆。

Gan-zhang-qi-yi-2

越是物质匮乏的年代,食物越能展现它最本质的功能和味道。但现在,关于食物,我们可以做出的选择永远比食欲本身还旺盛,光是一瓶辣椒酱,你就可以在超市找到数十种,它们来自中国、韩国、日本、越南,甚至马来西亚,贴着统一的标签,打着出厂的条码,也搅拌着我们波澜不惊的一日三餐,大多数的它们也就是一瓶可以佐餐的酱料而已。

Gan-zhang-qi-yi-3

从来不想,也不喜欢鼓吹什么让人吃了就想哭的妈妈味道,但我会试着用这样的场景来解释我对于一瓶没有出厂日期的辣椒酱的喜爱:你越长大,就越少时间去品尝那些熟悉的味道,你不断的去尝试新的东西,去熟悉新的味道,去改变口味,去挑战味蕾,像集邮一样去标注点评网站上那些被五星推荐的餐厅和美食,然后,你变成了一个熟知各种味道的美食家,却忘记了食物原本最简单纯粹的味道。

Gan-zhang-qi-yi-4

还是如张佳玮在随笔集《孤独的人都要吃饱》中所说,这个世界上有了姜、葱、蒜、盐、酱油、酒、醋、麻油、味霖、奶油、鲣节、山葵、豆瓣酱、豆豉、茶叶、紫苏、干酪、辣椒、花椒等让食物点石成金的东西,可以让一切事物改头换面,但到最后,所有调味料和食材都无法取代的,还是花了时间,好好做出来的,最俗气的肉。

Gan-zhang-qi-yi-6

而那瓶打着擀杖起义名号的辣椒酱,或者薄薄的焦饼,以及妈妈外婆们信手拈来的最俗气的肉,都是赋予我们生活意义的味道,在我们遍尝人间美味之后,还能随时给我们猝不及防但也在意料之中的感动和惊喜。

Gan-zhang-qi-yi-20

▲ 擀杖起艺 - 外婆手擀焦饼

Gan-zhang-qi-yi-8

▲ 擀杖起艺 - 妈妈自制辣椒酱

Gan-zhang-qi-yi-14

所以,如果你也喜欢那些世俗的味道和最真实的食物,我就没道理不给你推荐这个叫擀杖起艺的美食品牌。喜欢,就到淘宝搜索它们的品牌名称,发现真实的好味道。

Gan-zhang-qi-yi-9

Gan-zhang-qi-yi-11

Gan-zhang-qi-yi-12

Gan-zhang-qi-yi-16

Gan-zhang-qi-yi-13

Gan-zhang-qi-yi-18